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PPAY_VERSION - assumed 'WPPAY_VERS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wdnas.com/wp-content/themes/vieu/include/wppay/include/wppay.functions.php on line 44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WPPAY_VERSION - assumed 'WPPAY_VERSION'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wdnas.com/wp-content/themes/vieu/include/wppay/include/wppay.functions.php on line 46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作者:admin     发布于「影视」 - 我的NAS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我的NAS
2019-04-17 分类:影视 阅读(211) 评论(0) 百度未收录
当前位置:我的NAS > 影视 > 正文
赞(0)

作者:admin

手机扫码查看

要说“万众期待”的美剧,思来想去只有《权力的游戏》才有资格了……昨天,我(们)见证了这部剧最终季的回归究竟会让人多么疯狂,今天,我们再来好好解析一番首集吧。

本集出现的地点只有三个,除了君临和最后壁炉城,多数故事都发生在主舞台临冬城,考虑到是开局首集,这一集更大的意义在于衔接、铺垫和过度,信息量很大的同时,也迅速为接下去的磨合与“生死大战”做好了准备。

(阅读本文前,建议先看看我昨天写的“线索整理”帖《权力的游戏》S8E1线索整理:看不腻的重逢和“苦命”的波隆,“情绪化”的内容更多都放在那里,下文相对会更理性一些,比如绝口不提某两人谈情说爱的情节。)

 

 

临冬城-集结

 

本集一开场是丹妮莉斯和琼恩联袂骑行,带领无垢者军团和(没直接出现的)多斯拉克人来到临冬城。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丹妮莉斯如今对琼恩可谓言听计从,为了“表达诚意、取信于北方人”,她先是坐船到达北境,现在又骑马入城,要知道她原本可以骑龙来“示威”的——即便如此,北境人依然普遍漠视/敌视她,所以卓耿和雷哥飞过城头适当震慑一番还是很有必要的。

S8E1有许多致敬S1E1的镜头,比如兴奋的无名男孩,不见踪影的艾莉娅,亲人相见、冤家路窄等等,按下不表。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布兰很“煞风景”地打断了众人重逢时的寒暄,播报了死人军团的最新动态,大家必须立刻做出对应部署。

异鬼突破长城后,史塔克家的策略是“坚壁清野”,让所有封臣全都集中退守到临冬城,既可以不给死人军团留下潜在兵员,又能集中力量抗击敌人,尚未完成迁徙工作的人需要抓紧赶进度,比如安柏家。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这里史塔克家显然犯了个很严重的失误(至少剧里没给出合理解释):安柏家所在的“最后壁炉城”作为北境中最接近绝境长城的城池,理论上随时都有可能遭到死人军团冲击,现在大家却依然像平时那样进行转运工作,至少“错估敌人行军进度”的帽子是摘不掉了。

与此同时,琼恩还发信让守夜人放弃驻守城堡,同样退守临冬城。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绝境长城最大的倚仗就是魔法高墙,东海望已破,黑城堡、影子塔等其他堡垒再驻军也失去意义了。

可眼下最首要的问题不是共抗异鬼,而是临冬城上下连“众志成城”都做不到,因为绝大多数北境人对坦格利安都没好感,向来敢想敢说的“小熊女”莱安娜更是犀利地指出了这点。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名义上,琼恩回到临冬城后仍然是“北境之王”,可他现在和丹妮莉斯·坦格利安“勾搭”在一起,无论如何都不能服众。

琼恩很矛盾,从情感上来说,他并不是太稀罕“北境之王”的名头,但从实际来讲,他又无比需要权势来团结众人、达成联盟……关键时刻,还是提利昂跳出来帮他解围。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提利昂说的其实还是同一套“求同存异”理论,更何况对北境人来说还有更糟糕的消息呢——兰尼斯特大军也将来助阵。

大家都在讲大道理的时候,珊莎说的问题最实际:强大的盟友是有了,可新来这么多人马,吃的还是临冬城乃至整个北境的储备粮,更别说两头龙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除去暗暗和丹妮莉斯较劲的因素外,珊莎担忧的才是临冬城目前真正的危机,早在第七季时,她作为代理城主就一直在督促收粮准备过冬,如今好不容易备足了,也只是对于地广人稀的北境而言,新来那么多盟友,很快就会把他们吃空。

珊莎说这番话时,并没有把兰尼斯特大军考虑进去——因为她相信瑟曦绝不会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出力。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相比于其他人的重逢,珊莎和提利昂这对“名义夫妻”的再遇情景就显得平淡多了……提利昂也是惨,珊莎、瑟曦等人近几季变得“聪明伶俐”,某种程度上都是以提利昂、贝里席等人“平庸无奇”为代价实现的。

 

君临-突破

 

攸伦如约带着黄金团来到君临了,他一直把雅拉带在身边,“因为我们是葛雷乔伊家唯二还有种的人了,少了彼此,那得多寂寞。”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且不说攸伦的连篇骚话和雅拉的冷嘲热讽,攸伦对于“瑟曦必败论”显然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的目标只是“上一个女王”和“征服七国”,对毫无忠诚度而言的他来说,瑟曦是否赢得战争不过是“调整步骤”而已。

此次黄金团带来了2万人和2千匹马,瑟曦自然要把斯崔克兰团长当成宝贝供起来。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在上一季“怒火燎原”之后,兰尼斯特大军遭受了极大损失,在无法依赖其他领主的前提下,黄金团的两万人马是铁王座敢于和其他人叫板的最大资本——只要黄金团真如他们所说那样忠诚可信的话。

攸伦再一次提出了非分之想,瑟曦本打算用老一套搪塞他,可这回不管用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瑟曦此时失去了詹姆,身边只剩下文弱首相科本和无脑“生化魔山”两人,连个制衡攸伦的人都没有了这样一直“吊着”他也不是办法,不能光叫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斟酌再三只得以身喂海怪。

瑟曦没有见到心心念念的大象,攸伦用自己的“大象”弥补了她……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攸伦从不掩饰自己作死的口舌和膨胀的野心,如今“女王”已经得手了,接下去就该朝“王位继承人”发起冲击了。

瑟曦一方面和攸伦打着虚假的太极拳,一方面还准备干掉两个背叛自己的弟弟,自己手上的“人才”捉襟见肘,于是她想到了“好用”的波隆——话说狮子家对十字弓的执念是有多深啊,波隆的吐槽还是那么犀利。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不过我强烈怀疑瑟曦此举的动机,她不是不知道波隆和提利昂、詹姆两人的交情,如今还把他当成彻头彻尾的见利忘义的“佣兵爵士”,是否太简单粗暴了些呢?

上季末“雄起”的席恩终于变得爷们了,趁着攸伦在红堡逍遥快活的时候,带人秘密偷袭了铁舰队,经过短暂的“教训、和好”,成功把雅拉救了出来。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对于接下去安排,两个小海怪有不同的主意:雅拉准备趁铁群岛空虚时夺回老家,如果丹妮莉斯等人在北境兵败,那他们至少还能有一条退路,和一道较近的“第二防线”,这一伏笔成功的前提是攸伦不屑去回抢铁群岛;

席恩则准备前往临冬城,去完成他的职责和救赎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姐弟俩短暂相聚后又一次告别,但愿他们还能再相见吧……希望他们口中的“逝者不死”不是以另一种“蓝眼睛”的方式实现……

 

 

临冬城-备战

 

艾莉娅和琼恩的重聚是本集中最激动人心的场景了。

艾莉娅看着大军入城时,眼见琼恩目不斜视,威仪非凡,便打消了在正式场合和琼恩见面的主意,改在琼恩独自在心树前才与他团圆——艾莉娅想见的并不是“北境之王”琼恩·史塔克,而是亲近的“私生子”哥哥琼恩·雪诺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一番叙旧交谈后,琼恩谈起了现实的隐忧:珊莎绵里藏针,处处和丹妮莉斯针锋相对,这对于新结成的联盟来说很不好。而艾莉娅则为珊莎说起了话:无论哪个史塔克,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家族。

和琼恩有着同样忧虑的,还有双方领导的“智囊团”。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相比起提利昂和瓦里斯,在北境待了更长时间的戴佛斯显然更了解北境人的固执,想让这群桀骜不驯的“倔驴”服气,必须得拿出点“硬通货”出来才行。

戴佛斯打起了拉郎配的好主意,毕竟历史充分证明“联姻”是屡试不爽的万金油,况且琼恩和丹妮莉斯确实很般配。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瓦里斯却对这个主意不太感冒,从他的言辞来看,似乎他知道更多“内情”。

北境人不喜欢“龙之母”的入驻,丹妮莉斯又何尝喜欢别人对她不敬呢?其实她对自己北上会遭受的白眼早有心理准备,一般人也就当看不见了,可珊莎作为临冬城的领头人物一再冒犯自己,她却是忍不了的……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毕竟丹妮莉斯是以“复辟龙家王朝的女王”身份回到维斯特洛的,此次结盟抗鬼也是出于“大义”,她不指望和珊莎成为朋友,但守住“对方至少要保证表面上尊重”这条底线,完全可以理解。

珊莎如此“不识大体”,自然也有她的考量——仅仅因为琼恩和丹妮莉斯结盟,葛洛佛大人就不认他这个“北境之王”,独自带人回守深林堡去了,这是北境领主们不满情绪的一个表现。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琼恩为了“生死大战”不顾传统偏见和龙家结盟,布兰和艾莉娅两人又都是“不管事”且缺乏威信的史塔克,倘若连自己都不顾北境人的情感,对丹妮莉斯笑脸相迎,恐怕狼家将会进一步失去人心——这和珊莎本人喜不喜欢丹妮莉斯无关,只与史塔克家族的长治久安有关。

当然,身为女人,珊莎不可能会注意不到两人之间的“亲昵关系”。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当族群大义和个人感情混杂在一起时,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复杂……珊莎不给丹妮莉斯好脸色看,多少也有警醒琼恩“别乱了方寸”的意思。

另一边,丹妮莉斯和乔拉来找山姆表达感激之情,本想好好给些赏赐,聊着聊着却发现自己把山姆的父亲和弟弟都烧死了,让塔利家断了后(山姆是守夜人)。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这里要肯定丹妮莉斯亲口把实话都说出来的做法,毕竟这种事根本隐瞒不了,如果等以后别人把消息传给山姆,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龙之母”的名声只会更糟糕……自己第一时间“敞开了说亮话”是最好的。

山姆重感情、又善良,天性就不乐意伤害他人,所以他不愿意透露琼恩的身世。不懂得暗地里下绊子的他,现在有了改变主意的冲动。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在布兰的“怂恿”和支持下,山姆用他自己的方式对“伤心事”作出了回应:告知琼恩其真实身份是伊耿·坦格利安,你才是铁王座真正的继承人。

丹妮莉斯不是想复辟坦格利安王朝、成为女王吗?现在你眼前有个比你更加称职更加优秀的“王者”(看到这一幕,我第一反应是“加上那些在北境的身份,琼恩的名号终于要比丹妮莉斯长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山姆此举并非完全出于私心——丹妮莉斯没告诉琼恩自己烧死塔利父子的行为,是因为她作为“征服者”根本没放在心上;与她相比,始终心怀谦卑和仁慈的琼恩为王,才是大家的福祉。

 

除了“抗鬼联盟”的内部稳固,临冬城的“战备”也是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首当其冲的是龙晶武器的制造——实际上按照S7E4里琼恩在龙石岛矿洞中的说法,龙晶的储量是足够的,麻烦的是开采运输和冶炼锻造。

从詹德利等工匠们的工作情况来看,制作龙晶武器的技术难度不算太大,只不过和庞大的军需缺口相比,他们的进度就不够看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如今,除了较为粗糙的龙晶匕首和矛头外,临冬城只能优先为部分“高战力人物”打造能专门对付异鬼、尸鬼的武器,比如桑铎私人订制了一把龙晶斧头……想要装备所有北境军队、谷地援军和丹妮莉斯援军,无异于痴人说梦,临冬城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艾莉娅让詹德利打造的兵器挺有想法。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看到这张设计图,我第一反应是小时候看的电影《新少林五祖》中,洪熙官父子所用的武器,即可拆卸、可组装的长枪,使用起来灵活多变,中距离和近距离作战都很好使。

艾莉娅现在拥有两把武器,“缝衣针”对异鬼无效,而瓦雷利亚钢制作的“龙骨柄匕首”实战起来又有限制,所以她急需一件更能发挥战斗力的主兵器。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毕竟艾莉娅的身形相对瘦小,普通的刀枪棍斧对她来说都不够趁手,无法契合她“无面者”的能力。

和武器相比,粮食储备才是临冬城最大的危机:卓耿和雷哥一顿吃了29头羊,在丹妮莉斯来看几乎没吃饭……这可是在物资贫瘠的北境,可想而知盟军的后勤压力有多大(叫你“怒火燎原”的时候把河湾地的粮食辎重都烧完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打仗拼的不光是人数,拼的更是后勤。死人军团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而联盟大军很快就要坐吃山空了……所以临冬城现在最不缺的也是时间,还真的不如立刻迎接一场大战——要么获胜,随后分批南下,要么战败,消耗掉大部分“嘴巴”,否则仗还没打,盟军就要因为食物问题不战自溃了。

 

 

最后壁炉城-毁灭

 

本集片头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出现了“最后壁炉城”,作为距离东海望最近的堡垒,它也是第一座沦陷的北境城池。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照理来说,奈德·安柏作为安柏家少主,不应该死在里面,要知道现在北境的策略是所有人龟缩到临冬城附近准备决一死战,最后壁炉城就算还有人,应该也不会剩下多少才对。

所以唯一的解释是(许多)北境人讲究“事必躬亲”的毛病又犯了,身为家主还要亲自去督促搬迁工作,站完最后一班岗……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此时所有守夜人都已离开绝境长城,向临冬城方向撤退了,托蒙德、贝里、艾迪等人在最近的城堡里相遇不算太意外。

本集最惊悚的部分,当属死去的小奈德重新醒来的尖叫了,异鬼留下的这个“信息”实在太不友好了,他们仿佛算定了还会有人来到这座废墟。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目前,北境各方的行军、驻军情况如下:

异鬼攻陷最后壁炉城后,周围最近的两座城堡分别是卡史塔克家的卡霍城和波顿家的恐怖堡,其中亚丽·卡史塔克已经完成了搬迁工作,而波顿家族已被除名,所以这两个地方都是空城,接下去最近的人类聚集地,就数葛洛佛家的深林堡和枕戈待旦的临冬城了。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从距离上来看,死人军团确实最有可能先攻击临冬城,无论如何,艾迪等人必须赶在它们前面到临冬城报信……在马不停蹄的情况下不被死人军团发现、袭击、后发先至到达临冬城,这种夸张的目标能够实现,只能解释为夜王有恃无恐,蓄意散播恐惧了……

 

 

临冬城-重逢

 

“神棍”布兰在这集里像个游戏NPC一样长时间坐在临冬城广场边上,挡着路不说,还把人一个个盯到发慌……幸亏大家都知道他是“史塔克家古怪的瘫子”,否则八成会被打……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按布兰的说法,他是在等一位“老友”,符合这一身份的有三个,分别是夜王、席恩和詹姆,从结尾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詹姆了。

这也和符合本集全方位致敬S1E1的调性,因为首集结尾便是詹姆把撞破自己和瑟曦偷欢的布兰推下高墙的场景。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作为“三眼乌鸦”,布兰早已失去了人类的七情六欲,所以他等詹姆肯定不是出于叙旧之类“情绪”上的诉求……或许,“一人就是兰尼斯特大军”的詹姆在接下去的生死大战中,肩负着特殊使命?

即便不管着点,“弑君者”独自在临冬城也肯定不会好过,且看下周分解吧。

【也欢迎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分享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admin,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我的NAS
原文地址:《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发布于2019-04-17

评论 抢沙发

6 + 8 =


人人剧评 《权力的游戏》S8E1:凛冬已至,厉兵秣马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Vieu3.3主题

专业打造轻量级个人企业风格博客主题!专注于前端开发,全站响应式布局自适应模板。

了解一下